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百度医疗”失信后的自我救赎

亿欧网 01-20

【本周精选】进军医疗已有十年的百度,因以魏则西事件为代表的医疗竞价广告事故,至今仍背负舆论压力。七年后,它选择了另一个风口—— AI 医疗,百度又能否借此实现自我救赎?

欢迎阅读《" 百度医疗 " 失信后的自我救赎》ab57.com_【官方首页】-爱博,并关注 " 亿欧健谈 " 公众号,获取更多行业深度报道以及活动信息。

百度医疗,你愿意用吗?

因以魏则西事件为代表的医疗搜索争议," 百度医疗 " 四个字背后的含义,似乎并不只是互联网巨头进军医疗可以简单阐释。企图在医疗圈有所建树,百度不仅要冲破这个行业极高的专业壁垒,更要挽回用户对其失望后需重建的信任。

从百度最新布局和调整窥探,AI 加持医疗,似乎是被百度寄予厚望的破题之道。

踏足医疗十年,百度在这个领域的最新动作,是去年 6 月份推出的医学科普产品——百科医典,百度特别强调百科医典是 AI 助力科普,是对百度百科医学内容的全面升级。

ab57.com_【官方首页】-爱博时隔半年后,1 月 7 日,百度专门在北京为这个产品举办了主题为 " 智敬 · 健康 " 的年度盛典,邀请了数百名健康领域权威专家学者、公立三甲医院代表、从业人士到场。ab57.com_【官方首页】-爱博从活动本身来看,医学产品应有的 " 权威 "、" 专业 " 味道十足。

自 2017 年喊出 "All in AI" 口号,AI 赋能医疗就是百度 " 医疗梦 " 的延续。虽然医疗搜索争议,仍是其甩不掉的沉重包袱。

一位百度内部人士的话,道尽了这家企业的无奈:" 那件事情之后,只要一提起医疗,无论我们做什么好的或者改进的事情,总是一片骂声。" 而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百科医典这个产品逻辑难以被理解的项目,更像是在以极致的办法,重拾用户对百度的信心。

岁末年初之际,百度又迎来了调整。一位百度内部人士透露,百度的 AI 组织架构体系正在进行调整,原先的智慧医疗业务版块上升为了事业部。已经进军医疗十年的百度,又能否打好手上的 AI 医疗牌?

AI 医疗新作:挤进医学科普赛道

医学科普需求巨大,然而事关生命健康,其严肃性、权威性又一直让传统互联网平台走得小心翼翼,也因此至今尚没有形成绝对领先,充分满足大众需求的健康科普平台。

新玩家百科医典能否利用 AI 冲破藩篱,后来居上?

根据百度自身对 " 百科医典 " 的定位,此产品是对百度百科医学内容的全面升级。目前,如果用户在百度搜索 " 流感 "、" 哮喘 " 等相关疾病关键词,搜索结果会置顶呈现百科医典内容,点击症状、病因等模块就可直接跳转至相应内容,甚至标注了科室。除此之外,也可以在百度百科相应词条页,点击查看升级版医学知识进入页面。

ab57.com_【官方首页】-爱博前不久一直饱受牙周炎困扰的小芬,希望进一步了解疾病以及治疗信息,很自然的打开了百度搜索牙周炎。" 现在一点进百科医典的词条,首先看到的就是专家院士介绍。感觉还挺权威的。"

据百度百科医典副总经理李宁介绍,百科医典的词条内容全部为自建,由专业的医学团队编辑,经过三审三校,最终经顶级专家审核才能上线呈现给用户。

" 但说实话,医学内容都是大同小异。ab57.com_【官方首页】-爱博" 小芬看完词条内容后感慨。

百科医典的问世引发了一些用户和业内人士的困惑。因为在科普方面,丁香园、腾讯医典以及阿里医知鹿这些先入局者早已火力全开。

不过,曾在多家医学科普平台工作过的王昕指出,目前仍没有哪家平台的商业转化算得上理想。对此,珍立拍创始人涂宏钢也坦言,当前科普内容到商业化的路径还比较漫长。

在商业化前景不明朗,医学科普领域又早已出现同质化竞争之时,百度以百科医典这样纯粹科普的形式挤进这条赛道,胜算几何?

对于搜索引擎起家的百度来说,百度医典具有流量的天然优势。《2017 年度中国网民科普需求搜索行为报告》中指出,网民关注的科普搜索中,健康与医疗搜索位居第一,占比 63.16%。ab57.com_【官方首页】-爱博显然,网络搜索已经成为了网民获取健康科普知识的首要入口。

涂宏钢指出,内容背后是品牌和 IP,这是所有医学科普打造商业化的主要东西。" 通过专业的内容会更能积累用户信任,再转向其它服务会有天然的优势,容易形成商业闭环。健康科普教育,能衍生出广告、电商与就医服务等不同的模式。"

喊出 "All in AI" 的百度若能够利用 AI 技术更精准地解决用户需求,或许能让百度在同质化竞争上另辟蹊径。

为了解病情和找到性价比最高的治疗方案,小芬就曾浏览大量的百科医典和百度贴吧内容。看了十几页信息后,她心里依旧没底:" 其实作为用户,除了想了解自己的牙周炎到什么程度。我更想知道该怎么治疗。"

她的处境并非个例。《2019 国民健康洞察报告》的数据显示,面对着海量信息,与公众诉求完全匹配的健康信息只占 8%。这意味着大量的人没有获取到自己想要的知识,也有大量的知识没有精准触达到合适的人群。

也许百度早就发现了这一痛点。去年 6 月份项目发起之时,百度的宣传也重点提到了 AI 优势:后续百度百科将凭借 AI、大数据等技术积累,和在互联网知识科普领域的传播经验,不断升级平台体验,用好平台流量优势。

但从目前百科医典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来说而言,百科的 AI 优势似乎还只停留在宣传概念层面。" 百科医典在内容上做到了极致。但从产品来看,逻辑是有问题的。因为从用户需求来讲,使用搜索引擎,更需要的是能快捷地获取关键信息,而不是通篇科普。" 王昕说道。

有业内人士判断,这是因为百度想用专业科学的内容来挽回用户信心,恢复声誉。面对外界种种困惑和猜测,百科医典内部人士选择了三缄其口,理由是 "2016 年的魏则西事件给我们带来特别大压力。百度其实一直在医疗领域做改进,但公众印象还是特别差。"

AI 加持,百度瞄准基层医疗

百科医典激起的浪花虽然不高,但以此为起点,百度涉足医学科普领域,足以窥见其一以贯之的 " 医疗梦 " 野心。

2018 年,百度正式进军医疗 AI 行业,相继成立百度 AI 创新业务部和百度灵医品牌。几乎同时,百度重启医疗竞价广告,而同受百度搜索排名医院之害的孙素林,则一纸诉讼将百度系公司推上了被告席。百度的品牌形象再度蒙尘。

彼时,腾讯觅影已经开始落地,与 100 家三甲医院达成合作关系。没有确定好是做 B 端还是 C 端的阿里,则显得有些沉寂。

而顶着舆论压力却又而不甘示弱的百度,也终于在 2019 年推出了百度灵医智惠五大解决方案:包括 CDSS、眼底影像分析系统、医疗大数据解决方案、智能诊前助手、慢病管理。这五大解决方案从医疗的两端入手,将筛查端口前移、将疾病服务范围后延,覆盖了患者诊前、诊中和诊后全过程。

2019 年底,百度灵医智惠两款重要的医疗 AI 产品—— CDSS 和 AI 眼底筛查机相继落地,试图瞄准基层医疗,开辟新路径。

盛产大桃而闻名的北京平谷区,依山傍水。这个远离市区 70 公里的小县城,在 2019 年有些不一样。此前的报道中,患有糖尿病的平谷区居民郭少华,因感到双腿胀痛来到当地社区医院就医。

就诊医生诊断后,打算给他做个双下肢增强 CT 检查,以便判断病情。但是当医生在电脑上开检查单时,系统上却跳出了提示:" 郭少华患有糖尿病,并且现在仍在服用二甲双胍,建议不要做增强 CT。"

这个提示,来源于百度 CDSS。因为不少患者很难准确甚至是主动描述自身病史,且基层缺乏经验丰富的医生,郭少华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而百度 CDSS 的落地,正在改变平谷区这一现状。

CDSS 的出现,源于国内医疗资源少且分配不均衡的痛点。另外,《中国人工智能医疗白皮书》显示,中国基层医疗的误诊率至少在 50% 以上。因此,在多家进军辅助诊断领域后,2018 年,百度利用多种 AI 技术,开发了遵循循证医学的临床辅助决策系统,目标也瞄准了这个超过 4 万亿的基层医疗市场。

百度智慧医疗总经理黄艳曾对媒体表示,目前大部分医疗 AI 属于感知类 AI 能力,技术相对成熟,市场化也会更广泛,而百度主要走认知类 AI 能力路线,主要依靠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 NLP 和知识图谱的技术。

" 百度做了 20 年的搜索,搜索用到的最主要的是认知技术。所以我们在自然语言的处理也好,在知识图谱也好,这一块的积累是非常深的。" 黄艳认为," 特别是在医疗这样一个知识密集型领域,对认知技术要求非常高。百度灵医智惠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发挥百度的优势,去解决医疗里面最核心的认知问题。"

据媒体报道,从具体应用来看,百度 CDSS 可嵌入医院信息系统中,平谷基层医生最常用的三大功能是:辅助问诊、辅助诊断、和知识查询。" 这套系统可以很好提高医生的效率,但目前但医生还是更为相信自己,CDSS 还只是辅助。" 百度方面如此表示。

如今,百度不仅有 AI 眼底筛查机和 CDSS 的试点试点落点地,还通过收购康夫子和入股东软,继续构建知识图谱和布局医疗信息化。

去年 11 月,灵医智惠与东软结合双方技术和医疗资源优势,携手打造了智慧医院解决方案,包含 CDSS、合理用药系统、病案质控系统、慢病管理平台等产品系列。

百度方面称,目前该解决方案已经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等机构进行试点落地。" 我觉得智慧医疗的建设:从影像、检验,再到数据的质量控制,最后扩展到院后管理,才是技术在医疗领域真正落地商业化的最好实践。"雅森科技 CEO 陈晖说道。

十年医疗,AI 续梦

事实上,大刀阔斧进军 AI 医疗的百度,已经不是第一次踏入医疗领域。

十年前,进军互联网医疗的百度便疯狂圈地,试图涵盖各个领域。七年后,在医疗领域备受舆论压力的它,只不过以 AI 的新方式在继续。

2010 年,以搜索起家的百度牵手较早探索 " 互联网 + 医疗 " 新模式的好大夫在线,算是正式进军互联网医疗。彼时,后来的互联网医疗巨头如春雨医生、丁香园、微医(原挂号网)等也才刚刚起步。

从 2013 年开始到魏则西事件发生前,百度在互联网医疗的布局可谓疯狂圈地。在成立医疗事业部的同时,前后相继推出了 Dulife 智能健康设备品牌、" 医前智能问诊平台 "、" 百度健康 "、百度医生 Web 版,百度医疗大脑计划、百度医生 App、拇指医生和 " 药直达 "。

在这期间,百度的投资也没有松懈。仅在 2015 年,百度便投资了 15 家以上的企业,包括移动医疗、新药研发等领域。同时,还与医生、医院、各地卫计委广泛建立合作。

至此,百度在互联网医疗上的布局涵盖了挂号、在线问诊、医药电商和智能设备等各个方向,野心可见一斑。

不过,什么都想要的百度,却开始让自己失去了方向。一位百度医疗版块离职高管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百度医疗事业部中间换过几次业务方向……最初想做健康大数据平台,没做起来,后来要做智慧医疗,也做的不深入。两年过去了,垂直不像垂直,平台不像平台。"

令人没想到的是,雄心勃勃的百度医疗,会先在 2016 年的魏则西事件和血友病吧被卖一事上被千夫所指,承受巨大损失。

2016 年 7 月,百度发布魏则西事件后的首次财报显示,净利 24.14 亿元,净利润大降 34%。而广告营收增速的下降是其净利润大降的原因之一。随后,百度对医疗竞价广告进行了整顿。

但即便如此,医疗竞价广告依然作为百度营收的主要支柱," 顽强 " 存在。回顾百度 20 年的发展历程,其核心商业模式之一便是依赖竞价排名广告。既然无法割舍,百度便得承受为此付出的代价,始终顶着舆论压力。加上内部目标不清晰,百度医疗事业部的业绩陷入持续低迷。

与此同时,百度开始急需寻找下一个风口时代的入场券,被其看中的便是当时已经火热的 AI 医疗市场。

事实上,从 2015 年开始,随着国家发布一系列政策及深度学习技术的出现,中国的 AI 医疗尽管起步稍晚,却爆发迅速——巨头相继入局,创业公司密集成立,短时间内便有上千家。

2017 年,百度 CEO 李彦宏在公开场合称:" 人工智能将重新定义医疗行业。所以互联网医疗不行就要退下,AI 医疗登上历史舞台。" 此番言论,被外界视为百度开始转型 AI 医疗的征兆。

同年,风雨飘摇的百度医疗事业部遭到了裁撤,互联网医疗的大部分布局成为了历史,留下的只有基于 AI 技术的百度医疗大脑,百度也由此成为了 BAT 中最早进场 AI 医疗领域的一家。

难题当前,百度 AI 如何破局?

不过,有着 AI 技术优势的百度即便入场早,也无法躲过当下医疗 AI 市场所面临的难题。

一位百度内部人士透露:" 目前 CDSS 的算法还不是很成熟,需要后期更多数据进行运算,在基层应用中进行产品迭代,而获取更多数据库需要政府的支持。"CDSS 面临的问题,也是医疗 AI 市场的通病——数据获取难度大且质量差。

在这一通病上,所有医疗 AI 企业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陈晖和推想科技 CEO 陈宽都表示,这无非是花成本和时间去应对,并非当前医疗 AI 市场最大的问题。

医疗 AI 产品绕不开 " 合作 " 与 " 落地 " 两个关键词。在陈晖看来,如何解决核心痛点,让大家不得不用你的产品,才是当前医疗 AI 市场最本质的问题。"CDSS 是百度 AI 医疗目前的发展重点,痛点也抓得准。但对于百度而言,现在仍然是烧钱铺市场。如何商业化,支付方是谁,都是存在的问题。"

目前,尽管百度称 CDSS 已落地全国 1000 多家医疗机构,覆盖 18 个省市自治区,但只有北京平谷有所反响,如何形成规模化的商业化落地,仍是摆在其面前的最大难题。百度 AI 眼底筛查机亦是如此。

此前,百度计划在 2020 年之前向基层捐赠 500 台 AI 眼底筛查机。在不少医疗 AI 企业考虑落地该选择 B 端还是 C 端时,百度直接通过捐赠的方式实现落地的行为,也被一些人解读为宣誓百度进军基层医疗的决心。对此,百度方面回应称:"AI 眼底筛查机目前只是以科研合作形式落地。"

在陈晖看来,百度存在的问题是,虽然其有技术优势,但或许是入局不久,依旧缺乏清晰的战。

陈宽则表示,百度其实是用了互联网领域比较擅长的模式进行横向扩张,以此解决商业闭环长的问题。但在医疗行业,过度横向扩张并不能解决问题。而是要在一个单品上进行突破,然后打入整个体系。从筛查、诊断、治疗到后续健康管理一步步向外扩张。

对此,百度智慧医疗部总经理黄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道:" 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医疗很难脱离于 G 端和 B 端去谈 C 端,如何把百度 AI 和互联网能力结合并发挥出来?我们认为应该是先做 B 端,再往 C 端走。"

而百度入股东软,携手打造的智慧医院解决方案,也或将使其 AI 医疗布局变得更加清晰。

平安集团首席医疗科学家谢国彤,十年前便已进入医疗 AI 领域,到 2015 年时才尝到 AI 商业化带来的价值。他曾讲到,从 2019 年起医疗 AI 的商业化才开始起步,一个标志性变化是,AI 应用已经逐渐融入到医生的诊疗流程中。

也是在 2019 年,医疗 AI 市场进入了淘汰整合期,热潮逐渐趋于理性。" 现在真正在行业里活跃的公司已经不是很多了。" 陈宽和陈晖都感慨道。而如何商业化一直是摆在这些企业面前的终极大考。

如今,涉足医疗行业已有十年的百度,虽然还无法摆脱品牌摧毁带来的影响,但从互联网医疗跨进 AI 医疗,百度已经找到了自己当下要走的道路。

在当下医疗 AI 的滚滚浪潮中,百度品牌形象是否能依托百科医典有所恢复?百科医典又是否会走向商业化?灵医智惠又是否能从 B 端到 C 端,站稳脚跟?

面临着诸多未知的百度,注定了前路无法轻松。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昕、小芬皆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百度ai医疗ai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